欢迎访问 - 石刀上最早的天文图? | 大美青海 | 文章中心 | 青海省旅游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石刀上最早的天文图?

发布时间:2016-07-31 点击数:214

大约在六千年前,人类文明的滥觞时期,我们的祖先抬起了高贵的头颅,一道星辉照亮了他们的眼眸。起初,这仅仅是祖先们对自然的原始认知,既而,满天星斗引发了他们绚丽的想象。祖先们将自己对星象的观察记录了下来,成为了后人走进祖先们心路历程的凭证。

在青海,远古的先人们将自己对星辰最初的记忆,铭刻在了一把石刀上。

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昂拉乡拉毛遗址,是青海当代比较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2004年,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了马家窑文化马家窑类型的文化遗物,这些古老的文物,清晰地勾勒出了这一时期青海的历史轨迹。其中,一把来自于距今5000年前的马家窑文化时期的石刀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人们根据这把石刀上的窝点布列结构,将其命名为北斗星纹双孔石刀。

7月20日,在青海省博物馆和青海民族博物馆编撰出版的大型画册《河湟珍藏·历史文物卷》中,我们见到了石刀的图片。

鸮面爪镰:史前的收割工具

这是一把由黑色石头雕琢磨制而成的石刀。石刀呈长方形,凹背弧刃,在时光的磨砺中,这把石刀通体散发着一种玉石般的光泽。有趣的是,石刀上钻有两个孔,围绕着这两个孔,排列着15个精心磨凿的窝点,这些窝点的排列秩序貌似随意,又似乎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和安排。

据专家测量,这把石刀长6.4厘米,宽3.5厘米,石刀两侧刻有锯齿,这使得石刀显得精致玲珑,它不仅具有实用器的坚实特质,而且还带有很浓郁的艺术品位。

有学者认为,这是一把曾在黄河流域的史前文化中普遍使用的农业工具,它有个十分动听的名字——爪镰。我们查阅了大量的文物资料后发现,爪镰上的两个孔是用来束绳的。使用时,人们将中指伸入绳襻中,其余四指联动,即可将谷物的穗头收获。于是,在我们看来这把石刀便拥有了另一个更为确切的名字——爪镰石刀。

另外,还有学者将石刀上的窝点布列结构看成是古代象征阴性的禽鸟——鸮。

鸮,史前文明的文化符号

鸮,是古人对猫头鹰的称呼,这种昼伏夜出的鸟类,曾在漫长的历史时空中,激发着人们对黑夜的想象,它曾一度被视为可以轻松穿越光明和黑暗的神鸟。后来因为它独特的生活习性以及凄烈的叫声,又被人们视为了不祥的象征,成为了一种“恶鸟”。

鸮的形象在史前文化中屡见不鲜。上世纪初,在海东市乐都区柳湾出土的鸮面罐,就是古人对鸮真实的写照。这件距今生四千多年齐家文化时期的鸮面罐的真实用途,虽然有多种说法,可是出现在陶罐上的鸮形象,有着某种明确指代的文化内涵,这早已成为了人们的共识。

这只穿越了至少1000年的漫长时空远道而来的鸮究竟有着怎样的寓意?

石刀与死亡相连

我们带着这样的疑问采访了青海省博物馆研究员、我省著名文博专家柳春诚先生,他对史前人类鸮崇拜的分析,带给了我们很多启发。他认为,史前人类对鸮的崇拜,有可能来源于对自然天象的原始认知。

柳春诚的话题是从青海彩陶开始的。彩陶的使用贯穿于曾在青海存在过的马家窑文化、宗日文化、齐家文化、卡约文化、辛店文化等多个史前文化类型,甘青两省丰富的彩陶资源,成为了今天人们还原史前人类精神世界的重要依据。

在柳春诚看来,彩陶罐上圆形的罐口便是太阳的象征,围绕着罐口轻盈灵动的鸟形图案,便是史前人类对太阳东升西落这一自然现象朴素认知的真实写照。

“古人认为,太阳是被一只鸟驮着在天空飞翔的。”柳春诚说。后来这只鸟演变成了传说中的“乌”。

中国的上古典籍中有关“金乌玉兔”的说法屡见不鲜。再到后来,乌的形象成为了太阳的指代。

更有甚者,为了表达对太阳的崇拜,史前人类还直接将太阳的形象和指代太阳的图形符号画在了陶器上。

如果太阳是光明和白昼的象征的话,那么月亮和星辰便是夜晚和黑暗的象征。昼伏夜出的鸮,在古人的意识形态中,成为了夜晚的“形象大使”。

假如拉毛遗址出土的石刀上的纹饰真的是鸮的话,那么为什么鸮的形象会出现在刀具上呢?柳春诚给出了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他认为,因为生产力的低下,史前人类对刀具的使用不可能有精细的分工,也就是说这把石刀,有可能兼具着多种用途。柳春诚先生对于这把石刀的用途有着属于自己的看法。

“如果鸮面石刀是一把仅仅用于收割的石镰的话,那么如何解释这把石镰两侧的锯齿的用途?”柳春诚说,“在农业收割中,锯齿很少用到。”

柳春诚认为,这把石刀有可能兼具武器的功能。武器通常与死亡相连,在古人眼中,死亡是阴性的,它既与象征阳的白昼相对,又与黑暗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于是古人将象征着黑暗的鸮的形象雕刻在了石刀上。

有关石刀鸮纹的另一种解释

农具乎?武器乎?似乎已成为了一个千古之谜。因为爪镰用途的不确定,也引起了学者对爪镰上鸮纹饰的诸多猜想。柳春诚认为石刀上的鸮纹,有可能是一种误判,围绕在石刀束绳孔洞周围的15个窝点,或许是古人对北斗星座的记录。

柳春诚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不仅仅是石刀上15个窝点的排列顺序与北斗星的排列有着惊人的相似,而且还来自对古人星象认知历程的推断。

中国古人对星象的认知与西方不同,在中国人眼中,星象有着更为丰富的寓意。据《后汉书》记载,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民间便有根据星宿的运转状况占卜命运的做法。

柳春诚认为,星象是天象的一部分。目前发现的史前文物,已经清晰地表明,至少在5000年前,生活在青海高原上的古人类对日月星辰的运行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

“尤其是辛店文化彩陶上鸟的形象有着各种姿态,不同的姿态实际上是表达了太阳升起、高悬、落下的不同形态。”柳春诚说。

古人对自然万物观察的精细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马家窑时期的古人类,已然对日月的运行规律,有了细致的观察和独特的理解,不可能忽视星辰的存在。

如果柳春诚的推论成立的话,那么拉毛遗址出土的这把石刀上的窝点布列构图,有可能就是古人对星象观察、记录的天文图,柳先生将这把石刀称为北斗星纹双孔石刀。

是实用器还是祭祀礼器?

在仔细观察了石刀的图片后,柳春诚先生发现,这把石刀几乎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它的做工精良,设计精美,柳春诚怀疑这把石刀制作之初,便不是实用器,而是一件用于祭祀的礼器。

“黄河上游出土的石刀大多制作简单,像这把有着明显装饰意味的石刀并不多见。”柳春诚说。

如果这把石刀不是实用器的话,它很有可能是祭祀礼器。

北斗七星的形象出现在一把用于祭祀的礼器石刀上便是一件很容易说得通的事了,它传达的是史前人类对“天”的敬畏。

“在青海出土的石质刀具上,刻有类似北斗星座图案的,目前只发现这一把。”柳春诚说。

柳春诚还认为,围绕在石刀束绳孔周围的圆窝中,以前有可能还有镶嵌物,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镶嵌物全部脱落了。

“在柳湾出土的彩陶上,就曾出现过镶嵌物的现象,可见那时候人们的镶嵌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柳春诚说。

无论是星象图案,还是鸮面纹样,拉毛遗址出土的石刀上的图案,都将寓意指向了夜晚,那么这把石刀与夜晚有着怎样的关系,这是另一个等待考古学家破译的谜题。(李皓 王十梅)

上一篇:衙门庄第一代铜匠 邰国祥和他的传承人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